• 新聞中心NEWS

    返回首頁

    安泰?問政(特別活動)——2020經濟快來秀:“特別的2020,別樣的城市新故事”舉辦

    發布者:中國發展研究院    發布時間:2020-12-16

      2020年12月13日,“安泰問政”特別活動之“經濟·快來秀——2020,城市新故事”主題活動在蘇州拙政園李宅舉行?;顒友埖搅松虾=煌ù髮W安泰經濟管理學院特聘教授,中國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陸銘,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會副會長霍建國、中國一汽紅旗小鎮事業部總經理董海洋、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君灝控股董事長奚軍五位老師,在拙政園的東方意韻中分享他們的各自視角下的“2020,城市新故事”?;顒佑缮虾?靵硇阏故究萍加邢薰?、蘇州拙政園承辦。

      本次活動得到了各界的關注,活動當日,大量觀眾通過搜狐財經B站直播關注活動,總在線人數近2萬人?;顒游税ń夥湃請?、澎湃新聞、上海在線、新浪新聞、搜狐財經、奔流財經、嗶哩嗶哩、喜馬拉雅、新聞晨報、中國新聞社、社會科學報、國際金融報、上海證券報等10余家媒體的關注。

      本次論壇是“安泰問政——經濟快來秀”第一次走出上海、來到蘇州,活動本身便成為了長三角一體化的生動實踐。在400多年歷史的拙政園,拙政談經,文化賦能,在這典雅寧靜的東方美學體驗中,歷史與現代交融,文化與智慧碰撞。

      進入2020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使本就復雜全球局勢更加撲朔迷離。在疫情沖擊、國際形勢、經濟發展的多重壓力下,我們對城市的理解,似乎有了更新的角度。 霍建國、邵宇、董海洋、奚軍、陸銘五位分享者,作為政策、經濟、產業、公益等各方面的城市發展實踐者,分別從各自視角,探討了自己對全球經濟與中國經濟的理解。

      霍建國老師老師分享的主題是積極應對國際形勢變化,以高水平開放贏得競爭主動?;衾蠋熣J為當今國際形勢的的底層邏輯在于,在錯綜復雜變化的世界當中,中國的快速發展是一個擾動的因素,導致了世界經濟格局的變化,世界大國之間的矛盾競爭更加復雜。當今世界復雜的國際經濟格局,主要是經濟格局的變化,貿易理念和規則的變化,還有中美博弈的帶來的一些復雜的變化三大要素構成。新任美國總統拜登的上臺,給了中國一個窗口期和機會,但是等否將窗口期利用起來、變成機會,則取決于我們自己。我們在“高水平開放”方面尚有一定差距,如無改觀,未來中美矛盾對抗性很難出現緩解。加快高水平開放是解決目前很多困境的重要手段,通過高水平開放,引入新的競爭機制,以有利于優質的企業更好、更快發展,這才是我們未來唯一能夠變得更主動的一個突破口。

      邵宇老師分享的主題是“病毒啟示錄”,即新冠疫情對今日世界的影響。邵宇認為,全球政府只能通過貨幣方式拯救疫情,進而引起全球資產全面泡沫化。邵老師預測,未來幾年全球的增長大概率全部為0,除寡頭企業仍有更大空間外,中小企業將收到較大的沖擊,企業破產與失業現象將陸續展現,這將引起貧富的急劇分化。全球化方面,邵宇老師同樣認為拜登的當選并不意味著中美的博弈在疫情以后會有明顯的收斂,因此國內提出“雙循環”的概念。內外雙循環的關鍵之一是深度城市化,目標是讓4億核心城市新增人口定居并不斷的貢獻他們的智慧、能力,為所在城市的繁榮添磚加瓦,這是內循環最終極的動力。此外,我們需要通過深度城市化向新一代的工業革命進發,通過足夠量級的投入,喚醒我們的科學家、企業家與新技術。他最后指出,未來我們特別看重的是六個轉向:轉向線上(2b2g2t)、轉向消費分層(六億VS四億);、人工替代與人力維護(醫療醫養醫美);轉向新基建(未來神經系統);轉向進口替代和自主可控(技術集團)、轉向責任投資ESG(環境、社會、治理)。 

      嘉賓奚軍老師分享了他們在基于中國城市化推進過程中的做的一些商業實踐,將視角放在了大量流入城市的藍領群體、打工群體,他將這個群體定義成新市民。同時從商業上講,它是一個萬億級的市場,是基于中國城市化推進的過程中所產生的新市民經濟,其認為中國的新市民經濟是一個15年到20年的一個長周期機會,在這個領域當中,從衣食住行,包括這個人群在城市里面生存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同時奚軍老師的團隊也成立了一個新市民研究院,以民間智庫的形式,與復旦、交大、社科院等學術機構來做各種各樣的指數報告、白皮書,希望通過這樣的努力能夠讓更多的社會的各界人士能夠關心關注這類人群,能夠為他們提供更多的支持和幫助。 

      紅旗小鎮董海洋總經理探討了在新時代主題下,關于新城市建設發展的故事,分享了一個汽車制造商求新求變之道,通過紅旗小鎮的建設來解決產業升級與和城市營造之間的痛點和矛盾。汽車誕生的前100年是汽車改變世界的百年,之后的100年,將是世界改變汽車的百年。今天的汽車行業出現了幾個新的方向,一個是在能源方面,第二個是要求汽車變成一個數據空間、智能空間和儲能空間,要變成共享化出行工具,這給汽車的定義和邊界帶來了一個非常本質的變化,也要求汽車制造商轉變到出行服務商,從單個企業到整個汽車生態平臺,從而出現了紅旗小鎮這樣一個新業態。紅旗小鎮本質上想拓寬了整個城市空間,改變整個城市肌理,打造成一個就是把歷史和未來,產業和生活,品牌和文化集于一體的智慧生活區。并在小鎮內圍繞著產業鏈進行全產業鏈的培育和發展,補齊汽車產業鏈。實現小鎮的生態完善,激發城市活力。董總表示他們珍惜紅旗這個品牌,在圍繞紅旗振興的工作中,將做更多營銷方面的探索,讓小鎮實現品牌體驗場景化,體驗紅旗品牌的價值,感受紅旗品牌的溫度,進而打造一個創新力強的價值網絡,承擔起未來技術孵化或者技術變革的功能,使紅旗品牌在未來的競爭中保持創新和引領。 

      陸銘老師分享的題目是:集約、安全與活力。陸銘老師首先表達了一個擔憂:這場疫情可能會改變很多人對于城市的信心。為了解決“高密度會增加疫情傳播”的思維困惑,陸銘老師通過研究成果進行了證明:將各城市與武漢的距離、與武漢的經濟聯系、人口密度三個變量納入考慮,會發現:距離武漢越遠,疫情的嚴重程度越低,跟武漢的經濟聯系多,疫情嚴重程度越高。當我們把前面兩個變量控制住以后會發現,在人口密度越高的地方,新冠疫情的感染率反而越低。人們直觀感覺高密度會不利于疫情防控,很大原因是因為當疫情剛發生的時候,跟武漢經濟聯系高的往往也是一些大城市,人口密度也是比較高的,而當時與武漢經濟的聯系才是提高疫情嚴重程度的關鍵變量。在最近美國學者的一項研究中,情況十分類似,美國現在是農村地區反而疫情更嚴重。這是因為,高密度城市的醫療條件更好、核酸檢測反應等更迅速且成本更低、社會分工更明確。陸銘老師進一步指出,在國際國內兩個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下,對內循環來說,服務會變得越來越重要,通過發達國家歷史同期數據比較發現,中國的服務業還有約10個百分點的短板。今天中國經濟發展結構,可能面臨的問題就是服務業受到了很大的抑制,尤其是對國內消費者的回應不足。對服務業最關鍵的要素就是人口密度,但以前的一些政策實際上是把人口引導到了低密度地區。并且,中國大概有1/3的城市的常住人口沒有本地城鎮戶籍,根據數據分析,沒有城鎮戶籍將直接導致這部分人的消費比有城鎮戶籍的居民低16%~20%。陸老師最后總結到:第一,城市一直是有風險的,我們需要去解決風險問題,做更加安全的城市,而非拒絕城市。第二,密度降低會損失經濟增長,同時未見得會讓城市變得更安全。在今天這種收入水平提高、消費需求提高、消費又偏向于服務業的背景下,把人口向低密度地區布局的政策,恰恰使得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無法得到很好的滿足。

    开心娱乐